哞哞君

爱的淡一些,爱的久一点❤

今天去ktv唱了惊天动地

是真的特别特别喜欢楼诚啊❤

今天终于收到啦!!!暴风开心!!明天就背着包去上课嘿嘿~背着我们楼诚包包真的特别特别幸福了!!!给太太打call!!!表白辛苦的太太们(づ ̄3 ̄)づ╭❤~ @潇洒的胡椒面君 

【楼诚】无题

*短小预警

阿诚推开明楼房间的门。

屋里有些暗,只有书桌上一盏灯在亮着,明楼就坐在那里看书。

“回来啦,去洗漱睡觉。”明楼看着有些风尘仆仆的阿诚,一边说着一边向卧房走去。

阿诚知道明楼是在等他回来。

凉水扑在脸上,让身体和心里疲倦的感觉小了不少。

明楼感觉到那盏小灯被阿诚关掉,房间陷入黑暗。身边的被子被掀开,他的爱人躺到他的身边。熟悉又安心,明楼不由得握住了阿诚的手。

阿诚另一只手反握着明楼,轻轻开口
“不是说过让你把房间的灯开的亮一些吗,环境太暗看书伤眼睛。”

明楼此时与阿诚面对面

“现在太亮的环境我反而有些不习惯。”

阿诚听到明楼这样说有些着急的想说些什么。明楼看着这样的阿诚,这时候他的阿诚眼睛里映着透进来的月光,很亮。阿诚望着他,那月光也这样望进了他心里。

明楼赶在阿诚开口前又说道
“你在我身边,没有灯光也很亮。”

阿诚失笑,挣开明楼的手身体向前倾,抱住身边这个有些调皮的先生。

阿诚头搁在明楼颈窝处,蹭了蹭。
“晚安”

明楼亲了亲阿诚软软的头顶。
“晚安”

我的先生,甚幸有你,我的世界从你出现之后,一直很亮。

————————————————————————

晚安,
           楼诚

= ̄ω ̄=

一不小心就过了凌晨

楼诚就要向第三个年头过去啦

想说的其实挺多 让我不停的说我可以说无数个字吧~

“谁能有长久不炽 历经痛苦仍不减的热情
谁能全心全意爱人 在识透世事冷眼 穷途末路之后”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段话

长久真的很难很难 热情的保持也很难很难

但是我一直在努力 努力爱一个人爱两个人的时候可以爱的久一点 可以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热爱和热情

我对楼诚就是这样的吧

我会努力的爱着他们 会努力的爱他们很久很久

时间会证明我的坚持和努力

会爱很久很久

两周年快乐❤

一个迟来的repo
现在在回去的车上 only结束之后一直想写,思绪万分,想安静的时候好好写点东西。
其实我喜欢很多cp 也见过很多同人圈,楼诚对于我来说不算是一个新世界,但是真的给我带来了无数无数的惊喜。
喜欢楼诚从去年三月到现在有一年多了,真的很喜欢很喜欢。
楼诚是明月光 是朱砂痣 是我能想到的最深沉的誓言。
线下的聚会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事情,在网上的人可能总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不见了,但是在现实中见到,真真实实的见到,就觉得那些爱是真真正正存在的。
感触最深最深的就是大家一起坐在那里看视频,一起尖叫,这种机会再多都不会嫌多啊!
从台湾来的coser他们真的太棒了,明长官唱诉衷情的时候真的泪目,一直拉着小伙伴说,我真的哭了真的哭了。
大家都是为了信仰啊。
我们楼诚真的太棒了啊!我们爱楼诚的也真的太棒了啊!
主办真的辛苦了,特别特别感谢主办,有她们才有这次的盛会,第一届楼诚only没有参加,第二届没有错过,希望有第三届,我也不会再错过!
乱七八糟的也没有说什么东西,就大家一起继续爱楼诚吧!爱很久很久,像明楼和明诚一样久。

阿诚去叫明先生吃早餐,却发现明先生穿着睡衣一脸生无可恋的坐在床边,床上乱七八糟堆的都是衣服。

阿诚急忙上前,坐在明先生身边问怎么了

明先生抓着阿诚的手说:阿诚,我给你讲件事你别激动。

阿诚握了握明先生的手:好,你说吧

明先生:内个...我的衬衣好像穿不下了

阿诚:我能不激动吗!

————————————————————
挥舞着建房子的小铁铲 @榆木

诶嘿~我也来晒一下票(ฅ>ω<*ฅ)
到时候见啦😘

哼!今天在微博和lof看到那个,真的超级蠢蠢欲动!!!来盲狙一个,全国卷!cp楼诚/谭赵/凌李!😂到时候选一个写 @榆木 来来来!(我就是要微博发一遍这里再发一遍😂)不知道自己在激动啥。。。好好玩哈哈哈

不会在文字里加图片就这样直接都发图了😂
昨天给叶修过完生日,今天看到了危机的榜单,来更一发~
这个梗来自天天教我们套路的艺术史老师哈哈哈
大家端午快乐!!!

【谭赵】相遇即相逢

一路踩着斑驳的树影,带着一身阳光的生气,赵启平推开了久违的弄堂铁门。

今天下班前赵启平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家里在城南弄堂的老房子的拆迁已经到了最后的期限,让赵启平最后再去看一看。
家里人在知道拆迁的消息之后已经去了好多次,搬东西收拾屋子给老房子做最后的道别,赵启平却每次都刚好正在忙。今天难得准时下班,阳光很好,还没有到上海真正进入夏天的时候,不热不闷,赵启平回到了自己的年少处。

吱呀的铁门声在周围静谧的环境中显得格外清晰,扑面而来的是沁心的凉意和淡淡的灰尘气息。

一路走过来,长着青苔的石板路,窄窄长长的走廊这些熟悉的场景已经让赵启平有些触动,现在真正的来到了自己从小生活了十几年的家,赵启平发现自己有些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那点激动那点怅然。
自己趴过的窗户,自己跳起来也摸不到顶的柜子,快吃饭时自己会绕着一圈一圈转被一点一点摆满的桌子。
东西其实并没有搬走什么,那些桌子椅子柜子都要随着弄堂消失。
赵启平抬脚上楼,跟随着本能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窗户早已模糊不清还带着铁锈,只有阳光斜斜的投进来,赵启平的动作带起了空气的浮动,阳光里的星星点点在跳动着。看着书桌上的盆栽赵启平已经不知道当初里面种的什么,现在里面长着两丛杂草,很高很绿,意外的很好看。

回忆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开始了,在这个房间,在赵启平眼前,像老旧相机的胶片带着画面围绕着他开始转动,又走向这个房间的四面八方。年少时的一幕幕从眼前跑过。

定格

赵启平好像发现了什么,他快步走向沉默的立柜,蹲下身不顾灰尘弄脏了衣服,伸手在柜子下面摸索着。
“叮”的一声,柜子下面还真的有东西。赵启平像突然找到了宝藏,笑得很开心。用力把东西拉出来,是一个铁皮箱子。他突然有些激动,用力打开箱子,零零碎碎的一些小东西。赵启平却如获至宝。

弄堂里的小孩子没有人没玩过“九子游戏”的。
打弹子、滚圈子、踢毽子、顶核子、造房子、拉铃子、刮片子、掼结子、抽陀子。
赵启平也不例外,不仅不例外当年赵启平的也算是游戏小霸王,风风火火浩浩荡荡在弄堂里留下炙热的回忆。

铁皮箱子里的东西都是赵启平精心收藏的,大多是从小伙伴那里赢过来的还有一部分是自己特别打磨的宝贝。磨得光亮的骨牌大小相同的石子花花绿绿的弹珠,滚圈已经生锈,那些宝贝也都蒙上了灰尘。
赵启平爱玩,从小都是。现在天天玩着成年人的红灯绿酒,看着自己小时候的收藏赵启平觉得这么多年的玩好像都没有曾经那种肆意的开心。

赵启平突然想再玩一玩这些宝贝。

他拿出已经有了锈迹的滚圈和铁钩,用钩子勾住滚圈,现在他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孩子,腰要弯下去很多才可以控制好铁圈。幸好老屋房间里已经很空旷没有多余的东西,赵启平转动起轮子,在房间里绕了一圈慢慢找到了手感。虽然腰弯的有些不舒服,但是缓慢转动的滚圈和吱吱呀呀的摩擦声落在他的心上,碾过他的身心,有点痒痒的,赵启平觉得自己很开心。

突然滚圈不受他手中钩子的控制脱离开来摇摇晃晃的滚出了房间
“哎呦”赵启平连忙去追,放开了步伐,甚至笑出了声,跟随着不受控制的滚圈跑下楼就像是从前一样。
滚圈在楼梯上各种滚跳着下去,赵启平也蹬蹬蹬的跟着跑

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滚圈躺在他的脚边,他抬头看着站在一级台阶处的赵启平。
赵启平有点讶然的站在台阶处看着那个人。
---------------------------------------------------

今天秘书小姐在汇报最近的行程时说后天城南弄堂的开发项目要开个开工前的会议,谭宗明这才发现原来那个弄堂真的要拆掉了,谭宗明这个年纪的人对弄堂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一些感情,但现在毕竟是生意人,虽然有情怀也只能是回忆回忆情怀了。

谭宗明下班后不着急回家就突然想去看一看那个要被拆掉的弄堂。

其实谭宗明并没有住过弄堂,甚至去弄堂次数都很少。快到城南弄堂的时候他却总感觉自己应该来过这里。
---------------------------------------------------

那是盛夏,比现在要热要闷。
谭宗明还是个初中生,他跟着家里人来弄堂拜访父母的朋友。长辈之间的谈话总是有点无聊,谭宗明对弄堂的一切又是有那么点好奇,在经过家长同意之后就走出了大门。
真的很热,出了大门的谭宗明一直在树荫下走着,即使这样谭宗明也觉得自己快被太阳烤化了。
周围有些安静,可能这么热的天谁都不愿意出家门吧。
谭宗明就这样闲逛,看看这边看看那里,兴致很高。走着走着他听到前面有嬉戏喧闹声,四五个看着都比自己要小的小男生在玩游戏。热火朝天的,连那里的空气都感觉更炙热。

其中一个小男孩看见站在不远处的谭宗明突然像见到救星一样,一边大叫一边朝谭宗明跑过来。
“啊啊啊小哥哥你来加入我们的游戏吧!”
谭宗明看着扑过来的小朋友有点被惊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小朋友后面的另一位小朋友发话了。
“大毛你找谁也没用哈哈哈,不要挣扎了~这个游戏大家都知道我是最厉害的!”
很嚣张很欠揍。
大毛回头看了一眼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晃着谭宗明的胳膊叨叨的说着
“小哥哥你来帮我玩一下这个游戏啊,你看那个人把我们的核子都赢走了!!”
这帮小朋友应该都是八九岁左右,被人叫做“小哥哥”谭宗明觉得很不错,特别是看到了那个嚣张的小孩
头发没有柔顺的趴在头顶,刺刺的几根竖了起来,脸被太阳晒得红红的,眼睛特别圆特别亮,笑得很开心看着谭宗明他们两个人。

“好啊”谭宗明一口答应

大毛超兴奋的拉着谭宗明就往他们那里走。
“不过…我并没有玩过这个游戏”来到这些小朋友跟前谭宗明突然说道
不出意外的周围的小朋友一阵爆笑,大毛表示有点不知所措。
“没事,你给我说一下规则我来试试”谭宗明看着当中笑的最大声的那个嚣张小朋友
“行啊”嚣张小朋友站到谭宗明面前看着他开始介绍规则。
“这个游戏叫顶核子,就是你看那边有一个大圈圈,中间放着一个橄榄核,你手里拿一个橄榄核站着不能弯腰,用手里的顶中间的那个核子,顶不到就不得分,顶到了就看核子最后的位置,远的获胜。”一边说一边指着身边的圆圈。
他看谭宗明认真的听着,眼珠子转了转
“小哥哥,我们输了的人要把自己的核子给赢的人。大毛已经把自己的输光了,你应该没有核子的吧”
谭宗明看着这个小孩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鬼主意。
“我可以借你一个来玩,我赢了的话你没有核子给我,但是可以给我买一个新的橄榄好不好”虽然是询问谭宗明的意见,这小孩儿却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
“可以啊。”谭宗明一口答应,心里在想这小哥哥的称呼真的挺不错的。

游戏正式开始,周围的小朋友三三两两的开始围观
“平平又要有新的橄榄了!”“平平加油!平平加油!”
“小哥哥加油!!”这一听就是大毛

原来他叫平平。

赵启平先来,也算是给谭宗明做一个示范,背挺直脖子微微向前伸,手抓着核子放在自己的鼻尖前,手一松,大家的视线都落到地上。正中中心,中心的核子被顶开了一段距离。
赵启平拍了拍手抬头看着谭宗明,周围的小朋友都是一片欢呼。

谭宗明站了过去,学着赵启平的样子,核子落地,并没有碰到中心的核子。
大毛表示很难过。
“耶~”赵启平笑着跳起来
“小哥哥一个橄榄啊”跑到谭宗明面前说,眼睛都弯了起来。
“你玩这个很厉害啊”谭宗明看着弯腰捡核子的赵启平感叹
“对啊嘿嘿,我玩这个的战绩可是所有游戏里战绩最高的,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啦”赵启平说着还环顾了周围小伙伴一下换来了一片嘘声。
其实谭宗明觉得这游戏的乐趣一般,倒是感觉这个平平挺有趣的。
“既然你都这么厉害了那我们也不用比了,我们一起去买输给你的橄榄?”
“不行不行,小哥哥我们继续比吧,让我来创造一下这个游戏的记录,嘿嘿~”

游戏继续

赵启平感觉自己很快就会变得很富有,有很多很多橄榄哈哈哈哈哈

第三局,竟然让谭宗明差点赢。
第四局,谭宗明获胜。

赵启平和他的小伙伴很震惊,大毛表示很开心。

一直到第十局,谭宗明好像突然找到了这个游戏的手感,毕竟大他们几岁,学得快。竟然还连胜了几局,抵清了要给赵启平的橄榄之后还赢了他一个核子。

小伙伴们看的很认真,赵启平也玩的越来越认真。

“好了好了不玩了不玩了”赵启平看了看谭宗明赢了的那些核子和手里输掉的这个。
“不玩了吗?不行不行,我也想刷一下我这个游戏的战绩呢。”笑眯眯
“你!”赵启平看着谭宗明,表示突然后悔跟他玩游戏。

周围的小朋友早已经开始崇拜这个小哥哥了,现在看他们结束了都跑了过来,谭宗明以为他们跑过来找自己,谁知道他们还知道去安慰一下他们的平平。就连大毛也在围着赵启平。
等到大家确认他们平平的心没有碎之后发现那个小哥哥不见了。赢了的核子也还在原地。

等到谭宗明拿着一大包橄榄和两瓶冰水回到原地的时候,只见到赵启平一个人在树荫下坐着。
“啊!”赵启平的脸突然贴上了冰冰凉凉的东西,激的他差点跳了起来。
“叫什么叫啊,拿着”谭宗明从背后出现,把冰了赵启平脸的水递给他。

虽然在树荫下面坐了一会了,赵启平的脸因为太阳底下玩的久了还是红红的,有点烫。他不客气接过水就喝了,咕咚咕咚的看来真的有点渴。
“他们人呢?”谭宗明挨着坐了下来。
“回家了啊,现在挺晚的了。诶?这是什么?”赵启平指了指谭宗明手里的袋子。
“橄榄啊,给你们的,每个人都有。”谭宗明把袋子给赵启平。
“哦哦,可是是你赢了啊”看到橄榄赵启平眼睛有些放亮,但还是坚持着诚实守信的原则。
“没关系,我本来就比你们大,而且今天玩的很开心。橄榄也不贵,他们不在你就明天给他们吧。”
“那谢谢小哥哥啦!”赵启平抱着一大包的橄榄笑着咧开了一口白牙。

“诶~那为什么冰水只有两瓶?”赵启平突然问
“因为你最厉害嘛。”
“……”
“再说一句谢谢小哥哥。”
“……”
------------------------------------------------------

虽然那天之后谭宗明没有再去过那个弄堂,也没有见过那个小孩儿,过了这么多年记忆也只是零零碎碎。
谭宗明感觉那天最后他们聊了挺多,那个小孩儿跳来跳去的给自己讲了好多他们玩的游戏。还记得有一个叫滚圈子。

现在谭宗明脚边躺着一个铁圈。

一路走过来,谭宗明就当在一个安静的地方散步,看到一家大门敞开,他的脚不自觉的就迈了进去。
--------------------------------------------------------

两人对视。
赵启平迎着光,谭宗明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眼睛里有阳光,很亮。
谭宗明逆着光,赵启平看着他的剪影,很高,肩膀很宽厚。他跟着阳光一起照进赵启平的眼睛里,很温柔。

现在他们相遇了,不,是相逢。

其实哪里会一直记得呢?一直记得年少的一件事,或许仅仅是记得有这么一件事而已,细节早已记不得。那天的事也就一直保存在他们记忆的深处不被提及。

他们今天在这里第一次相遇,也在这里第一次相逢,冥冥之中,一切都刚刚好。
彼此未来的故事也刚刚开始。

“你好,我叫谭宗明,不好意思贸然进入,打扰了。”
“没关系,我叫赵启平。”

————————————————————
就想写一个相遇的故事,刚刚开始,未来无限